瑟莱,全职,APH

而立【韩文清生贺,生日惊喜】

我爱他
私设没有退役
生日的惊喜
配套韩张车戳主页

                                    而立

    韩文清三十岁了。

    对于很多职业,三十岁是巅峰的开始,而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三十岁,早就该结束了。

    何去何从,他不会考虑这些,却一定会经历。

    一切如旧,他坐在霸图训练室里。手指没有以前灵活,每一次敲击键盘都会有些用力。数据还是那个样子,现在的状态,就算是不停地练习也不会有太大提高。

    韩文清心知肚明,却还是重复着训练,直到手指酸痛才停止。

    他没有在生日这天去庆祝,反而有几分烦闷。几番下来重重放下鼠标,开始做手操。

    他身边的队员显得有些不自然,倒不是因为韩文清身上的低气压。韩文清生日他们都知道,也早就打算准备继续,只是担心动静大了会被责怪。张新杰倒是说放手去做,毕竟三十岁生日只有一次。

    有了副队的担保,剩下的人也就大胆起来。

    气球彩带手拧礼炮早就买好了,几个大男人想着抽时间出去做个蛋糕。这就得拜托张新杰,用讲事的借口支开韩文清,好方便其他人逃了训练。

    张新杰很少做这种事。

    “队长,最近磨合下来,大家的步调都统一了不少,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做些提升。”张新杰一本正经地和他说着,接着开始分析对内每个人的情况。韩文清在旁边听着,时不时点头,说些自己的见解。

    虽然他们在几天前谈过相似的内容,韩文清只当是继续深入讨论,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与此同时,其他人在做蛋糕。

    “老林老林,你那边的奶油打好没有。”张佳乐搅着和好的蛋糕粉,转头看向林敬言。

    “马上就好了。”林敬言看了看奶油的浓稠度,点了点头把奶油递给白言飞搅拌调色。“奇英那边呢。”

    宋奇英在切水果,草莓在他刀下变成一瓣一瓣的。

    他们把蛋糕坯子放进烤箱,刚好收到张新杰的短信。“一个半,不能再多。”

    时间紧迫。

    等到韩文清和张新杰说完事情回到训练室,其他人倒是回来了。只是挤奶油的时候花的时间多了点,他们对在蛋糕上写什么字有了分歧。虽然最后定了只写生气快乐,挤上去之后发现丑得不能看。

    最后干脆直接把那块涂了,用了红色奶油和黑色奶油弄了个抽象的霸图队徽,最后发现还没有生日快乐好看。

    心意嘛,不强求。只是这样时间就长了,卡点回去,他们刚在训练室坐下开了机,韩文清和张新杰就推门进来了。

    韩文清有些诧异,他们一个二个怎么看起来都很累。尤其是张佳乐,他死死盯着电脑,手指不怎么敲。韩文清走到他身后看着乱七八糟的界面,拍了拍他肩膀。“怎么回事。”

    张佳乐肩膀一抖,明显反应过度。

    睡觉时间,韩文清回到自己宿舍。他有点累,今天的训练量不少。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只听见“碰”地一声,他身上就洒满了纸屑。

    他的队员们举着礼炮桶,对他说生日快乐,又趁他没反应过来弄了他一脸奶油。

    三十而立,做事合礼,言行得当。对于韩文清来说,三十岁不算什么。对霸图来说,这也许算个问题,但是妨碍不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这是值得他们庆祝的,也是值得他们珍惜的。
   

意气风发【于远一发完】

他们还不是最顶尖的职业选手
他们是值得尊敬和爱护的人
私设是夏天,第九赛季之前夏季转会窗
时间线有私设
ooc慎入,可能有点软,有问题提出来我再改

                                      意气风发

    那个夏天,邹远听不到蝉鸣,晒不到阳光,每天坐在训练室里,重复着训练,键盘在只有他一个人的训练室里啪啪地响。

    他对着训练程序里的地图,像无头苍蝇一样寻找每一个可能出现的敌人,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他的警觉。
    心烦意乱,神经紧绷。

    责任和质疑统统压在他肩上,他却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堪重负。像走钢丝的人,站在钢丝上,却因为紧张而摇摇欲坠。

    他不能掉下来,没有那么多人接着他。

    于锋这时候从蓝雨转入百花。第一次在战队见面的时候,邹远把手上捂热的账号卡递给他,两人的手指相碰,干燥温热。

    责任交互,相互托付,支撑着同一个队伍,笼罩着两个前辈的光芒。成绩不如尽人意,也受了不少质疑。他们早就没了新人时候大展身手的机会,战队又陷入一个相对尴尬的境地。

    索性的是,他们还有时间和精力。还能一起支持着前进着,朝着他们共同的目标继续努力。

——————————————

    邹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于锋会挑一个不是周末的时间约自己出来吃完饭。

    训练刚刚结束,邹远身上的队服还没来得及脱下,还想着训练有些疏忽了。刚刚走出百花大门,于锋见他身上明显的粉色,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他身上。

    “走吧。”于锋说,他身上只剩下一件短袖。邹远拽紧身上的外套,脑袋放空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邹远很少打量于锋,平时交谈的都是队里的事情,紧张严肃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这时候邹远才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队长,除去先前的一切印象,单单是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确实是个大好青年。

    而且被傍晚的光线弄得柔和。

    于锋的外套披在身上有些热,毕竟是夏天。隐约听见几声蝉鸣,不甚清晰,最后隐没在城市的喧嚣里。

    邹远却觉得四周很安静了,只剩下面前那个青年带着自己继续往前走着。

    他们意气风发,面对即将到来的新时代。邹远跟着于锋的脚步,加快几下和他平齐。

顺序+补档

于远一发完
瑟莱点梗抹口红被抓
果体韩文清韩张02【不定】
瑟莱情趣04
瑟莱黑手党点梗
瑟莱娱乐圈一发完

我可能要还债到死

最近有点忙非常慢!!!然后,挂了很多链接,有发现的小可爱们给我讲一声,我去补!

情趣【瑟莱】03

bdsm
赶工
估计不太好吃
喝咖啡多了就要,咳咳咳
走评论

感谢300fo!点文

虽然我现在还欠那么两篇没写
不过有什么想看的梗吗!我会很慢但是我会试试!
cp固定瑟莱,韩张
是不是车都行,不过瑟莱就不要车了,情趣那个什么都会有的。瘫

我想要一个果体在家等我的韩文清【韩张】01

其实这是我的怨念,我就是那个楼主
呜呜呜我想要韩文清啊世间珍宝
满地打滚要老韩
韩张真的太好吃呜呜呜
短小,短小,02会长
被吞过,这玩意miu车但是还是走石墨吧

阿妈等我回家02【旅行青蛙,还你做阿妈的快乐】青森县奥入濑溪流的苔木

呱呱就是可爱
就是呱呱趴在长青苔的树上的那张
资料依旧上网查的,一趟写下来可能我也就玩了一圈了bu
津轻是青森县里的
 
                           02
    我听隔壁的老呱讲了一个故事。

    平安时代末期,京都公卿,近卫关白有一个叫做福姬的女儿,气量狭窄,相貌丑陋。刁蛮的福姬婚姻没有着落,父母很担心,便去找清水观音求姻缘。

    突然有一天,他们接到了一个消息,把女儿嫁给在津轻外滨烧炭的藤太。从父母那里听说了这件事的福姬决定自己一个人踏上去津轻的路,长途跋涉福姬心里没底,便整理衣装,在河边用河水洗脸,用捡到的杉树叶吧把牙齿染黑。

    明治时期之前,已婚女性染黑牙齿是一种化妆方法。我觉得这可能是为了遮掉牙齿上的瑕疵,可是当我把想法说出来的时候,老呱敲了敲我的头。

    【不要这么想。】

    故事继续,福姬之后照镜子,发现自己变成了绝世美人。后来她和藤太结婚,原来藤太是藤原一族后人。之后两人成了津轻的豪门。

    【原来把牙齿染黑就能便漂亮吗。】我问。【还是说,唔……我想不出来。】

    【不是。】

    【那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之见老呱叹了一口气,一副朽呱难雕的样子。【不要想做你阿妈那种阅读理解一样想事情。】他顿了顿。【从今往后,那个地方被叫做美人川。】

    美人川?倒是很好听的名字。

    我决定去青森县看看。

    青森县的风景很好,尤其是奥入濑溪流。我到那片森林里的时候,太阳很好,阳光透过原始森林的密密的树叶洒下来,让我感觉很温暖。

    不得不说这里很好看,沿途有大大小小的各种瀑布,有很高很高的云井瀑,水量丰沛的铫子大瀑布,以及水流散成珠状飞落而下的玉帘瀑和白丝瀑。

    我跳进小溪里,溪水有点冰,却刚好解热。我整个呱飘在水上,想好好睡一觉,又怕飘远了找不到行李了。我从水里爬出来,躺在一颗倒下来的树上,树皮布满青苔,滑溜溜的。

    我开始给阿妈写信:

                阿妈,我去了青森,青森的风景很好,还是想和阿妈一起来一趟。

                阿妈有没有听说过那个美人川的传说?如果没有的话我回去给阿妈讲。

                我给阿妈带了杉树叶回来,似乎可以把牙齿染黑?虽然阿妈还没有结婚,但是说不定染色之后就可以变得漂亮。我不是说阿妈不好看,但是我想如果成功的话,阿妈就不用花钱买护肤品之类的了。

                虽然不是美人川的杉树叶。

                虽然我也不太懂。

                阿妈我现在就回家,不用担心我。青森真的很好看很好看,一定要和阿妈一起来。

情趣【瑟莱】02

bdsm
真正意义地第一次
灌。。。。。chang情节不适绕行
评论走外链